“唉~江师妹,你是有所不知啊↗啊↘!”

  这一刻本就英俊阳刚张远山身影无限高耸,仿佛是脱离了某些特定的环境,完全和江芷薇心目印象之中的那位真武大师兄的“想象”重合在了一起。

  紧接着张远山的一句句解释,已传入江芷薇的耳中。

  不过很快,这位身穿鹅黄衣裳的绝美少女便是不由微微蹙起了眉。

  “这么说张师兄你是修炼真武绝学时,感应真武大道之攒机,结果阴阳之气逆流,一不留神伤了三焦玄关,所以每天子午流注之时都会有理性燃尽之危,所以为了防止自己做出不可挽回之事,才有会在有时刻意疏导自己的“根性”,在一些不起眼的小事上面刻意的放纵?”

  “嗯,江师妹你能够这样理解,那就好。不过我伤的并非是三焦玄关,而是三叉神经!

  这一点你要知道,很重要。”张远山为江师妹能相信自己对她的忽悠……呸,是“解释”而不由点点不已。

  到底小姑娘而已,还没有真正见过世面,见过诸天万界无穷年风光,实在是太好骗了。

  可转眼,他又为江师妹没完全理解自己的解释而不由摇头。

  “是三叉神经,不是三焦玄关啦。我又没有单手麒麟臂,练的也不是《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》,三焦玄关那玩意太玄妙,一不小心就要大叔变成正太,我目前还没有那方面的计划……嗯嗯嗯,目前为止……”

  “我明白了。张师兄你放心好了,我会为你保密的。但你也应该早早在武道上面多多进步,才能早日将师兄你这伤势治疗好啊。”

  望着即便看上去正气凛然,英俊阳光,却依然满嘴的骚话不断,完全体会不出真武大师兄半点沉稳定性的张师兄。

  江芷薇即使是有那么些许的怀疑不信,但也早早淹没于淡淡的担忧。

  “张师兄的病看样子是不止伤了三焦玄关,可能连脑中皇庭,紫府元宫都一齐伤了……若不如此,张师兄又怎么可能控制不住自己,作出着这样可笑之事?

  唉,张师兄他以前是多好的一个人啊,怎么就得了这么一种病?”

  “张师兄,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,你一定要努力提升自己,早发现早治疗,千万不要想的太多。

  毕竟这种病……唉…是千万千万不能“多想”的,越是“想的多”越是容易出大岔子!”

  小姑娘脸上满是诚恳,其中正气之凛然,再配合上她那青涩的小脸,简直让人忍俊不禁。

  “呃……江师妹,你是不是把什么东西给想岔了,我其实伤得没你想象的那么重……”望望江芷薇满面写在脸上,那种关爱智力伤残人士的关切目光,张远山突然间有了一种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”的肝疼感。

  “不,张师兄你什么都不用说了,我都明白。”

  武道世界浩如烟海,万千年以降,各类神功、奇功、绝技、左道旁门不计其数。

  在带来武道体系的繁多繁琐的同时,自然也带来了各种出乎意料的伤势。

  过去那种随便一包“金创药”,提着一把菜刀就能闯天下的时代早已过去。

  各种吸人眼球,难以评价诉说,不能言状的病痛伤势日新月异,一天一变。

  就像最近在江湖中,突然在各大药铺里出现的“章光霸王玉膏.101”。

  这药膏明明不能疗伤,不能增长修为,不能提升元神肉体强度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神游诸天虚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诡命阴倌只为原作者古月居士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月居士并收藏神游诸天虚海最新章节